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中越边境贸易市场蓬勃发展:从物流看政策流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7-30
  三年翻了一番,这是一个奇迹——曾经是中国最贫困之地之一的凭祥市,其口岸对越贸易总额从1999年的23亿元人民币发展到2000年的39亿元人民币,2001年又“涨”到了47个亿,凭祥也由此变成了中国南部边境对越贸易最大的陆路大口岸。

  奇迹的背后必然隐藏着深刻的动因。有关专家认为,推动凭祥进出口贸易与跨国物流突飞猛进发展的,离不开两国政府的“政策流”。

  在凭祥市友谊关零公里处,记者看到,越南一方的口岸设施显得比中国一方要气派。有消息称,越方向边境地区更多地倾斜了政策与建设资金。而在中国一方,不仅正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而且已经从政策与服务等软环境上加大投入力度。

  一位正在凭祥南山货场办理验货手续的商人告诉记者,他是广西本地的农用机械生产企业的销售代表,他和许多客商都有同感:在这里通关最方便、最快捷。对企业来说,效率就是财富啊!

  追求规范与效率,是凭祥构建口岸经济制度环境的一个基本要求。凭祥市常务副市长张才芬说,联检部门在这里对边境贸易和一般性贸易的进出口货物实行统一管理、统一检查、统一验放,执行“一条龙”服务的现场办公制度,转关运输做到“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以及“提前报验、提前报关、实货放行”的通关模式,大大加快了通关速度。

  来自广东的一位摩托车出口商对记者说:“口岸也讲品牌呀!我把货物拿到这里出口,表面看是舍近求远,但是在转关运输这个环节赢得时间,实际上我省了钱。”

  记者在凭祥市的边境口岸、边境贸易点、南山货场等货物进出口的联合办公地点看到,柳州微型汽车、桂林三金片、玉柴机器、重庆嘉陵摩托车等中国企业的产品正在通过边贸渠道源源不断地销往越南以及东南亚各国。在源源不断地货流中,来自重庆的摩托车等商品最为惹人注目。而隐藏其后的,则是有力的政策支撑。今年8月,重庆市政府打破了行政级别、行政区域界限,主动提出与县级的凭祥市政府签定口岸大通关协作机制,联手构建凭祥——重庆口岸大通关机制。

  紧随其后,重庆力帆、长安汽车等企业都向凭祥市表达了即将投资的意向。“对凭祥来说,跨国物流的‘大戏’才刚刚开始。”凭祥市副市长张才芬说。

  中越边境探访:大市场悄然覆盖大雷场   

  20年前,这里曾经是遍布地雷的“死亡地带”——别说是人,就是牲畜也不敢往这里迈步;20年后,这里已经是店铺林立、人头攒动的货物集散地——你不仅可以看到中国人和越南人在交易,还可以看到新马泰等东盟国家商人活跃的身影。

  “1983年中越边境的硝烟未散,双方的边民就在边境山坳口自发形成互市点,使昔日的雷场变成了两国商品交易的商场。1991年中越关系恢复正常化,国家先后批准广西在边境上建立了25个规范管理的边民互市贸易点,边境贸易从此越来越火。”广西南宁地区行署副专员磨长英说。

  记者日前来到了中越边境线上规模最大的边贸市场浦寨,只见在一个面积约2平方公里的山坳口里,1000多套建筑风格统一,水电、通讯设施齐全的商业店铺整齐排列,来自越南、泰国等东盟国家和中国27个省市的商家云集于此,每天往来穿梭的游客和生意人足有两三万人。

  浦寨管委会黄庆富告诉记者:“如今年均交易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浦寨边民互市点,已经成为了中越边境最繁华的旅游中心和购物中心,一年四季都有毛荔枝、火龙果、榴莲等东南亚特色水果进来,来自中国重庆、四川、广东、浙江等地的彩电、摩托车、空调、毛毯也源源不断运出,这里还形成了东南亚最大的红木家具市场。”

  与浦寨边民互市点紧密相连的是越南谅山省新清口岸经济区,中国公民只需购买区区2000越盾的门票就可以进入这里进行商务活动。一位早上出国做生意、晚上回国住宿的凭祥市商人告诉记者,越南新清口岸经济区有一个投资51亿越盾的标准化交易市场,有近100名中国商人在那里注册经商,生意做得不比浦寨差。

  统计数据表明,拥有13个对越边民互市点的南宁地区,从1991年至2001年短短11年时间,边贸交易额就接近150亿元人民币,占广西边境贸易的45%左右。 
中越边境探访:比较优势不等于竞争优势

  记者日前在探访中越边境广西一些口岸时,听到当地官员、客商在介绍自身优势时言必谈“区位、资源”等优势,有专家一针见血地提出:比较优势不等于竞争优势!

  中国与东盟于2001年11月提出了在10年内建立自由贸易区(“10+1”自由贸易区)的目标。这个自由贸易区如果建成,将形成一个拥有17亿消费者,国内生产总值近2万亿美元,贸易总额达1.2万亿美元的经济区域——这将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自由贸易区,也是发展中国家组成的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中国国内的各个省区以及所有的东盟国家无不盯上了这块“大蛋糕”。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人口近2.5亿的中国西南地区与东盟的越南、老挝、缅甸等国家毗邻,它们特殊的地理和人文优势将为推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必然发挥出重要的作用。然而,在市场经济中,区位优势、资源优势、市场优势、后发优势等等优势只是一种比较优势和潜在优势,并不等同于现实的竞争优势和经济优势。

  在中越边境采访时,有不少专家向记者透露了自己的忧虑:如果说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广西凭祥、东兴、水口等口岸的边境贸易经济出现的快速发展是一种“加速跑”的话,那么我们更应该清醒地看到,前方的目标尚远,不管是国内的东部发达省区还是东南亚的新马泰及越南,身边的对手也都在发力。在这场经济竞争的“长跑”中,西南省区的“体能”还有许多不足,比如:经济总量偏小、经济结构调整还未尽合理、传统产业趋于弱化;外贸水平尚处于初级阶段;经济发展缺少重大项目和高科技项目的支撑,等等。潜在优势无法有效发挥,边境口岸往往就只能起到“过渡船”的作用。

  专家还尖锐提出:事实上,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深,市场的全球化使资源的供给范围也相应扩大,科技进步使某些资源的替代品相继出现,信息化技术的发展使交易手段更加便捷快速,因此,传统意义上的区位优势、资源优势将不复存在,甚至有可能会逐渐转变为劣势。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真正的优势是什么?那是看谁能够把比较优势发展成为竞争优势。经济学专家白津夫认为,要避免“桥头堡”变成“过渡船”,就必须提高口岸贸易的组织化程度,形成具有竞争力的口岸经济。对于政府来说,提高口岸贸易的组织化程度包括三层含义:第一,如何提高企业进入市场的组织化程度;第三、如何根据市场需求更及时、更广泛地组织货源;第三、如何对远期市场的趋势和需求进行准确地判断,并进行有效地引导。

  10年是一个很短暂的时间,问题就摆在面前,矛盾已无法回避。我国西南地区的口岸经济要有大发展仅仅靠“加速跑”还不行,而要实现跨越式发展就要求我们在竞争中必须跳跃起来。口岸经济要起跳,只有正视危机,才能选准新的起跳点。新的起跳点又在哪里?找到症结,良策就在症结中;认清差距,希望就在差距上;辨证看难题,机遇就在难题里。

  中越边境探访:从大边贸到大口岸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对于凭祥等一些边境地区来说,是一个特殊、优惠的边贸政策独享时代的终结,一个竞争、规范的双赢战略时期的开始。来自北京的经济学专家白津夫认为,凭祥等边境口岸经济建设将可能围绕成为贸易中心、物流中心、服务中心等展开竞争。

  白津夫举例说,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第一次出现了服务领域创造产值超过工业产值,并由此逐渐提高比例,这是世界经济转型的一个重要标志。在目前的发达国家中,服务经济仍然在支配着整个市场经济,一些国家所占的比例甚至达到80%以上。

  他就此说,作为我国内地企业和产品走入东南亚的“桥头堡”,中越边境的口岸城镇的经济转型成功与否直接影响着中国与东盟在未来的“10+1”战略中能否处于一个有利位置。

  据海关统计,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与越南的边贸持续升温,2001年中越双边贸易额达到2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了14%。仅在广西边境最大的中草药交易口岸爱店口岸,去年一年的交易额就达到1.2亿元人民币。但是,当地官员渴求走出这个旧的大边贸格局,他们言必谈双边市场与产业、资源的整合和合作,期待更深入的经济交融,从而带动加工、物流与服务等系列产业链的延伸。

  白津夫说,没有现代化的服务业,就谈不上现代化的经济社会。服务业增长的空间是三大产业中最大的,它能解决农业和工业现代化所带来的劳动力转移难题,引发现代社会中一系列经济增长点。

  广西首府城市南宁前不久的全面“禁摩”意味着这一地区摩托时代的终结,而经由广西边境口岸往越南等地出口的摩托车达170多万台套,意味着新的摩托时代在越南等地方兴未艾,此后必然进入“汽车时代”。白津夫说,可以预见一个机械维修及制造的产业将在越南等地市场兴起。抢先一步在中国边境口岸建设起服务网络,且迅速向越南等地延伸,就完全有可能获得领先优势。

  中越边境探访:抢占桥头堡   

  一座雄伟的大桥连接起了中越边境的中国水口口岸和越南的驮隆口岸。记者日前在这里看到,大桥仿佛就是一个繁忙的货运通道:一辆辆满载着青岛苹果和东北土豆的汽车排着长队驶出中国国门,而一辆辆满载锰矿和铁矿的汽车也长龙似地涌进中国境内。

  与越南分享1020公里边境线的广西去年与越南的进出口额接近4亿美元,而分布在广西边境上的友谊关、水口、东兴等11个口岸已经成为了中国通往越南乃至东南亚最重要的陆路交通通道。“与中国这些口岸一线相遥的地方,越南也设立了对等的口岸。它们就象一个个‘桥头堡’,是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商家的必争之地。”广西凭祥市市委书记卢万兵说。

  连续几年贸易额都占全国对越贸易总额20%以上的广西凭祥市友谊关,是中国最大的摩托车出口口岸。去年从这里出口的国产摩托车达170多万辆,占全国摩托车出口量的90%以上。这些主要产自重庆的摩托车,沿着西南出海大通道,经由凭祥铁路或公路运往东南亚地区。

  “中国商家的动作快,越南商家的反应也同样迅速。”南宁地区经贸局副局长李元和说。据介绍,与广西龙州口岸毗邻的越南高平省具有丰富的矿产资源。近年来,越南放宽了产品出口的限制后,越南每年从水口口岸进入中国的铁矿在12万吨左右,锰矿在4万吨左右,使水口在短短的时间里一举成为广西沿边最大的矿产品进口和加工基地。

  抢占“桥头堡”,不仅商家在谋略与争夺,两国政府也积极承担起了构建平台的重责。中越边境广西一方,陆地边境线长1020公里,与越南4省17县毗邻,历史的原因造成这一区域交通、通信、教育、卫生、广播电视等基础设施仍较落后,严重制约边境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近两年来,广西在8个边境县市开展“边境建设大会战”,对边境地区交通、通信、教育以及茅草房改造等实施总投资达21.6亿、近1万8千个项目的建设,使边境地区焕然一新。而越南一方也加大政策与资金的倾斜力度建设边境地区。记者在实地看到,位于中越15号界碑越南一方的凉山新清口岸经济区,耸立着一个与国际接轨的标准化口岸,在这里,检查站、交易市场、贸易旅游中心、国际娱乐部、银行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这个边境建设口岸的做法,已经成为越南实行自由贸易区的重要管理模式。

  中越边境上著名的城市广西东兴,从陆路到越南首都河内只有356公里,水路到越南胡志明市仅820海里,被认为是中国与越南和东南亚联系最便捷的水陆门户和纽带。东兴连续举办了六届中越商品交易会。今年的交易会吸引了东南亚各国和香港、广东等地的20多个代表团,以及600多家工商、旅游大中企业,与会各方争相推介各自的企业以及招商引资。近年来,东兴市与越南的边贸交易额每年均保持在20亿元左右,占广西边贸交易额的一半以上。

      
Copyright 2014 广州盈鹏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31722号 

回到顶部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24497337
  • 18675972128